清潔用品

關於部落格
西服設計
  • 2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偶然一次坐上“暖男”的哥的出租車後流浪老人終於擁有了一個“暖冬”

  一個多月前,他沒有家沒有親人沒有戶口,吃住全靠別人救濟   偶然一次坐上“暖男”的哥的出租車後   流浪老人終於擁有了一個“暖冬”   老人看上了病,住進了“仁愛之家”,上戶口的事也有了希望   □通訊員 張炳鉤 本報記者 錢禕/文 李志銳/攝   在大冬天里,最溫暖人心的,莫過於人間真情。   最近,溫州蒼南金鄉鎮黃家宅村的65歲老人黃光芬就遇上了一個“暖男”。因為他,老人從凍得瑟瑟發抖的小旅館搬進了福利院;因為他,老人第一次走了醫院的綠色通道,拿到了看病的救助款;因為他,老人看見了能上戶口、領一張身份證的希望……   “他是我的小弟,我的親弟弟。”老人總是一把握住他的手,久久不肯鬆開。   這個“暖男”,只是老人在去年12月偶遇的一位好心的蒼南出租車司機,他叫王劍。在遇見王劍之前,老人沒有戶口沒有家,他不曾想,這個人會改變他的生活,讓他今年有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暖冬”。   街邊偶遇無家可歸的老人   的哥王劍,對很多蒼南人來說,其實並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在蒼南,他的愛心故事溫暖了許多人。他是蒼南縣“壹加壹”民防救援中心出租車防汛應急服務隊副隊長。   從2007年“壹加壹”成立開始,王劍就當起了志願者,他從沒有過一句怨言,始終奔波在有需要的地方。   這麼多年,他見了很多人,聽過很多事,但黃光芬老人出現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管了這趟“閑事”。   去年12月12日下午2點左右,王劍和往常一樣在街上兜客,經過金鄉鎮黃家宅村城北大街附近時,他突然聽見有人在喊他。   “我停下了車,看到一個老人,很瘦,手裡拿個破手提袋,還抱著一團棉被。”王劍印象特別深刻,因為老人手裡的棉被連個被套都沒有,只是一大團棉胎。   老人一瘸一拐地上了車,說了一句“去龍港鎮”就不再吭聲了。   “大爺,你回家去嗎?”王劍滿心好奇,多問了幾句。   “我沒家。”   “那你家裡人呢?”   “家裡人都沒了。”   這一問,王劍心頭一緊,忙問老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老人說,自己一直在流浪。更讓王劍大吃一驚的是,老人居然連個戶口都沒有。   初探老人住所,熱心的哥心酸不已   聽老人這麼說,王劍再也坐不住了。從老人斷斷續續的講述中,他終於把老人的大概情況弄清楚了。   老人名叫黃光芬,今年65歲,蒼南金鄉鎮黃家宅村人。年輕時,黃光芬在金華火車站附近做“黃牛”,1983年因犯事坐了4年牢。   等老人出來後,物是人非。老人無兒無女,家人都去世了,戶口、身份證什麼都沒有。   而王劍看到的那個破手提袋里裝著的東西和棉被,就是老人的全部家當。   他打聽到,老人當時住在平陽鰲江鎮車站對面的一家小旅館內。   “我想把老人送到住的地方,他卻怎麼都不要我送。”老人下車時,王劍堅決不肯要老人的車費錢,得知老人身上有一個破手機,他把電話號碼記了下來。   “開了16年的出租車,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這件事我管定了。”   第二天,王劍來到了老人住的小旅館,那個場景他怎麼也忘不了,“條件太差了,破爛不堪,不到10平方米的房間里住了4個人,廁所就在房間里,連個窗戶都沒有。”   王劍說,那裡住的全是流浪漢,老人交不起7元錢一天的房租,大多是同住的人幫他交的,有了饅頭和冷飯之類,他們都會分給老人吃。房東見老人可憐,也會經常給他一些吃的。   看到聽到此情此景,王劍馬上掏出了身上帶著的錢,給了老人。   老人住進了“仁愛之家”老人福利院   事後,黃光芬老人才告訴王劍,其實打出租車的那天,他除了身上僅有的40元錢,還帶了一瓶農藥,如果沒有遇見他,後果不堪設想。   王劍淚濕了眼眶。   之後,他把老人送到了蒼南一家名叫“仁愛之家”的老人福利院。   “那裡的負責人叫王梅,我在網上看到她是龍港十佳道德之星的候選人。她從六七年前,就開始收留不少無家可歸的老人。”王劍與王梅取得了聯繫,把老人送了過去。   老人說,他患風濕性關節炎20多年了,襪子脫下來,幾根腳指頭潰爛地粘在一起,王劍看見了心裡很不好受。   他出門後第一件事,就是買好清潔液和消炎藥等藥品,送到福利院,用棉球小心地幫老人擦拭腳上的傷口。   1月5日,老人給王劍打電話說自己的腿不行了,很痛,連走路都很困難。王劍二話不說立刻把老人帶到了醫院。   經醫生檢查後,老人患的不是風濕性關節炎,懷疑是嚴重的頸椎病,需要做核磁共振全身檢查。   王劍把老人的情況告訴了醫生,希望醫院能給予一些幫助。醫生領他找到了院長,最後在龍港公安分局民警的幫助下,醫院開通了綠色通道,免去了相關檢查的費用。   “你人真好!”連醫生都對王劍豎起了大拇指。王劍卻說,“每個人都會老,趁年輕多做一點。”   聽人說中醫針療對老人的病有好處,昨天,王劍又帶老人去做了針灸。   老人沒戶口就沒有任何醫保,王劍只能等老人的戶口辦下來後,再為他辦理農村醫保和醫療救助等。   得知老人的情況後,今年1月8日,金鄉鎮慈善分會批了2000元救助款給老人。那天,王劍形容自己開心得像個小孩子一樣,他來回跑了七八趟,拿著2000元現金直奔福利院。   記者瞭解到,蒼南縣“壹加壹”公益聯合會也幫助老人申請了蒼南縣慈善總會、蒼南縣紅十字會的相關救助。   老人的戶口也有了希望   看著老人住進了環境舒適的“仁愛之家”老人福利院後,王劍的心也放了下來,接下來就是要為老人辦戶口的事奔波了。   上世紀80年代,老人入獄的時候,還沒有身份證。出獄後,由於沒有戶口,身份證也辦不了。   年紀大了,加上腿腳不好,老人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戶口上好。   村裡說,老人長年在外,可能是前幾次人口普查時漏了登記。從2010年開始,老人自己就為此事到處奔波,可惜老人大字不識一個,收效甚微。   為了這件事,王劍找到了黃家宅村支書,核實了情況,懇請村裡給予幫助,他還聯繫了常坐他車的蒼南縣思勤律師事務所的夏曉花律師以及縣文明辦和新居民服務管理局的相關負責人。   在大家的幫助下,元旦之前,老人總算盼到了派出所打來的電話,王劍陪老人一起去做了筆錄。   昨天,夏曉花律師告訴早報記者,目前已向當地派出所提供了老人家譜的複印件,但因為老人曾坐過牢,所以還需要提供法院判決書、執行通知單和流浪證明等相關材料,才可以為老人辦戶口。   瞭解到老人當初是在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法院審判後,王劍和夏曉花律師想辦法聯繫上了當地法院檔案室的工作人員。這幾天,王劍和夏律師打算親自去一趟金華,他們一直在為此事奔波著。   當別人誇他是好人時,王劍總會搖搖頭,他說,“好人何止我一個。”   可只要說到王劍,黃光芬老人一定會說:“他就是我的親弟弟”,因為他的照顧是那麼無微不至。   前兩天,王劍請老人吃了一頓“大餐”。老人大口大口地吃了好幾塊紅燒肉,那天他笑得特別開心,他說,從來沒有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這一切多虧了自己一個月前路邊偶遇的這個“小弟”。   (原標題:偶然一次坐上“暖男”的哥的出租車後流浪老人終於擁有了一個“暖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